藝術品信托如何全身而退
2013-05-24 11:35:06  來源:新金融觀察報  作者:王凡 字號:  電郵 打印
  經歷了先前的發行大潮,藝術品信托正在迎來一波兌付高峰,近40億元的產品將在今年到期。業內人士表示,這一波兌付潮能否成功度過,將關系到市場對于這類產品未來的信心。

  近40億元集中到期

  或許,投資者還對幾年前火爆的藝術品投資市場記憶猶新,眼看著藝術品拍賣價格連創新高,投資者紛紛尋找更多的投資方式,而一批以藝術品為標的的理財產品、私募基金、信托計劃接連推出,藝術品的金融屬性也愈發凸顯。

  這其中,發行信托計劃成了藝術品與金融結合的一種主要方式,一經推出就受到了市場的追捧。2009年,國投信托發行了“盛世寶藏1號保利藝術品投資集合資金信托計劃”,成為國內首個藝術品集合資金信托計劃。該款產品募集資金規模4650萬元,僅3個工作日就全部銷售完畢。

  據Wind數據顯示,2009年至今共成立藝術品信托83只,其中超過一半是在2011年成立的。

  但很快藝術品投資的局面就發生了變化。根據雅昌藝術市場監測中心對藝術品拍賣成交價的不完全統計,在2011年,中國藝術品市場的拍賣成交總額達到134.56億美元。而到2012年,這個數字僅為84.58億美元,拍賣數量和成交數量均出現較大幅度的回落,分別下跌30.39%和24.88%。其中,書畫類藝術品成交總額為50.68億美元,同比2011年減少44.24%,而這個品類是藝術品信托的主要投資標的。這使得藝術品信托產品的發行也隨之大幅度減少。

  清華大學新經濟與新產業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李季表示,目前當代藝術品占世界拍賣市場的一大部分,而這部分藝術品的主要買家都在歐美,因而歐美國家的經濟疲軟必然會對拍賣市場造成較大影響。雖然面對拍賣市場的急轉直下,多家信托公司已經放緩了發行步伐,但是市場卻依然要為之前的熱情買單。據用益信托工作室的不完全統計,17家信托公司的40款產品將于2013年到期,涉及資金規模為38.52億元。其中,今年二季度和四季度將是藝術品信托的兌付高峰期。

  “短期”蘊含風險

  “藝術品信托一直備受投資者青睞,部分信托公司將之冠以"創新"名號,樂此不疲。”面對藝術品信托的兌付壓力,普益財富研究院范杰表示,藝術品投資受眾小、公允價值難獲得、流動性差,并不適合一般投資者,因而要持謹慎態度。

  根據Wind的統計數據,目前國內發行的藝術品私募信托平均期限為2.3年,而從國外藝術品基金公司的經驗來看,5年是比較合適的期限。

  “藝術品投資是長線投資,想在一兩年內獲得高額回報的心態是不符合市場規律的。”李季對新金融記者表示,比如梵高的《向日葵》,100年來,每年都在以8%的增幅穩步上升。反觀國內目前發行的藝術品信托產品,幾乎預期收益率都在9%以上,而期限又都不足3年。

  “目前國內市場上的藝術品信托產品期限較短,投資標的在信托期限內大幅度升值的可能性不大。”而范杰在談到藝術品信托的價格時表示,有一個問題要先搞清楚:藝術品信托的收益來自哪里?  范杰介紹說,藝術品信托要在短期內獲得高收益,一種方法是對標的藝術品進行反復炒作人為拉高標的價格,然后在藏品價格上升時出貨。而另一種方法是,利用藝術品投資作為馬甲借道融資,把藝術品信托募集的資金投向其他領域。

  “以上兩種模式都是危險的,反復操作謀求產品升值的模式有致命缺陷。”在范杰看來,藝術品市場專業性極高,隨著國內市場的成熟,僅僅反復炒作并不足以讓藝術品價格獲得實質提升,特別是如果藏品不滿足存量稀少、市場關注等條件,僅靠資金炒作要使價格在1至2年內有較大幅度提升,還是比較困難的。

  如果在信托產品到期前,沒有投資者接手標的,就必須找到資金對接,或新發信托接盤,或新發銀行理財產品接手,這種模式類似于龐氏騙局,雪球越滾越大,風險慢慢積累。而用藝術品投資作為馬甲,把信托資金投向其他領域的情況則更為嚴重。

  從雅昌藝術品網提供的數據來看,2008年春拍后,尤其是2010年秋拍后部分指數加速上漲,目前已是強弩之末,已有回調趨勢。2012年秋拍中出現的"炒生不炒熟"的現象,也印證了此前被頻繁操作的藏品、題材已經不再受到青睞。在這樣的背景下,不管是對藏品過度操作還是借助藏品融資,都有較大風險。

  打通退出渠道

  “市場是該冷靜一下了,前兩年的資本炒作已經背離了市場的基本規律。”在李季看來,現在國內的投資者還是處于“追漲殺跌”的不理性階段,很多人正在為前兩年對藝術品市場的瘋狂炒作買單,這“非常冤枉”。

  而且,拍賣市場的萎縮,也正在影響著藝術品信托的安全退出。北方某信托公司的業內人士表示,目前藝術品信托的標的物主要有幾種退出方式,一是拍賣市場,二是同藏家私下交易;還有就是同融資方協議,產品到期后由原持有人回購。其中,約有七八成的產品會通過拍賣渠道退出。

  對此,上海文化藝術品研究院執行院長孔達達表示,藝術品信托短期盈利本身就是個悖論,目前的兌付壓力其實是流動性缺乏的一個表現。此外,評估、鑒定、保管、擔保等一系列問題都成為擺在藝術品信托發展路上的不確定性風險。

  “藝術品金融化需要一條完整的產業鏈,而這目前在國內還有諸多缺憾。”李季坦言,藝術品基金需要一條由拍賣機構、經紀機構、藝術家群體、擔保機構、推廣機構、交易所等組成的產業鏈。

  據了解,目前國內一些文化產品交易所正在準備上線藝術品信托、私募等產品,從而為藝術品市場提供更多流動性。而一些評估、擔保機構也在逐漸進入藝術品市場。可以看到,這個市場正在漸漸完善。

  而德勤會計師事務所在剛剛發布的《2013年藝術和金融報告》中指出,經濟不確定性導致投資者將投資重點從股票債券轉移至實體資產,藝術品和收藏品需求不斷上漲,帶動藝術和金融行業一項新型全球專業服務的產生。財富管理機構對未來12個月藝術和金融行業發展的信心不斷增加。

  范杰表示,實際上在2012年秋拍中,前期未被過度操作的品種已經開始發力。藝術品信托產品在設計時需要摒棄急功近利的操作思路和圈錢思維,真正選好藏品,并在此基礎上,將長期投資、價值投資的理念貫穿到產品運作中。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排列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