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影基金:影視業里的金融大腕
2013-04-03 11:38:18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鄭潔 字號:  電郵 打印
  中國影視的投資人,可能都會有過兩極化的體驗:一部《鬼子來了》可以讓你血本無歸,一部《泰囧》又可助你一步升天。近年來,影視投資的不確定性,已經讓業外資金迅速撤離,同時,越來越壯大的中國影視市場卻仍然吸引著眾多機構及投資者的眼光。然而,項目能否盈利,所投公司能否順利上市,仍然是這些投資者眼前的兩道難題。

  國影基金,作為一只專注于影視領域的投資基金,其打出的“項目投資”策略引人注目,而其在影視產業鏈里扮演的多重角色,也折射著產業的發展趨勢。近日,本報記者專訪了國影基金CEO王國偉。

  項目投資取勝有道

  文化財富:在本基金的投資方向中,重點列出了“合拍片”和“國產片”兩大方向,能否介紹一下選取投資項目的標準?

  王國偉:首先,我們所投的影片已經很多,但基于保密協議很多并沒公布。國產片《畫皮2》我們參投了2000萬元,合拍片領域的《藏地密碼》、《成吉思汗》、《超能俠》(暫定名)、《樹俠》(暫定名)都是我們接下去的重點作品。

  我們在合拍片上的操作可以這樣概括——中國故事、好萊塢編劇導演、全球投資商、雙語拍攝、全球發行。

  今年即將開機的《藏地密碼》,由中外共同投資,60%以上資金來自國內,整體預算為1.3億美元至1.5億美元,它將成為中外合拍片的一個典范。它的小說有500萬冊的圖書銷售量,有5000萬的網絡閱讀和下載者。題材上,這是一部講述多國組成的探險部隊共同探索人類文明根源的探險小說,會得到各國的關注,將在多國拍攝,目前已跟好萊塢兩家大公司達成合作,我國各級政府也將在拍攝中給予極大支持。

  《樹俠》是一組環保題材的系列片,平均單片投資為1億多美元,主人公是個中國女超人。《超能俠》主人公今年也將在全國海選,是個身懷絕技的中國男超人,男二號是美國人。

  我們的合作方——美國的斯坦·李團隊,斯坦·李被稱為超人之父,但用他的話說,以前他做過很多超人,但拯救世界的都是美國人,今后,他創造出來的所有超人里,至少會有一個是中國人。斯坦·李成立了好萊塢最大的劇本公司,在過去10年里他的影片實現了640億元票房收入。我們拿到了斯坦·李的一系列投資權,共五六部電影、舞臺劇的投資權。斯坦·李未來將創造幾個屬于中國的超級英雄,全是和國影合作的,超級英雄系列的總投入將達到幾億美元,我們為此成立了一個合資公司。

  文化財富:有很多投資人說,項目投資類似賭博。請問,除了合拍片的好萊塢流程保障之外,影片投資規避風險的常用手段還有哪些?

  王國偉:純國產片投資確實相當于賭博,還是勝率較低的。我們堅持國際合拍策略,一是合拍片與進口影片相比,在中國可以享受一系列鼓勵政策,包括在審查、制作、發行推廣上享受國產片待遇,票房分賬比例高于進口片,可參與華表獎評比,以及減免10%外企所得稅。另外,合拍片在國內市場上的表現一直遠高于純國產電影,在海外市場上也有穩定、客觀的收益。

  另外,我們有全球市場策略。投資開發多部主打全球市場的項目,選擇投資、發行結構完善,以合作融資等方式合拍電影,并監控院線發行、錄相和電視權銷售,以及其他后產品等各產業鏈條的市場運作,為基金投資者在全球市場上創造最大的投資收益。

  組合投資策略也不得不提。現今美國每年發行的600多部影片中,也只有四分之一的影片贏利。由于回報的高度不確定性,我們引入了目前好萊塢最行之有效的多片整合運作策略,將投資者的資金按科學的比例分散投放在多個電影項目上,在5年內分期制作、發行。最大程度地降低投資風險,最大可能地創造整體投資回報。另外,也有一些數學化的風險控制,比如每部影片的投資金額,不能高于該基金存量的某個比例。

  文化財富:既然本質類似于賭博,那么為何會確定項目投資的方向?

  王國偉:在影視產業鏈的其他環節,我們有其他投資方式。而影視劇項目投資,在當下的趨勢面前未必沒有空間,關鍵看操作。前一段時間,投資公司熱衷于在文化企業IPO前股權性投資,但現在排隊上市的公司共有800多家,文化企業也有三四十家,10家中可能只有1家能上市,上市后的10家能退出的大概只有兩三家。在上市袋口收緊、退出機制不明的現狀下,股權性投資反而在冷,更多基金開始把目光聚集在可衍生效益的項目上。如果能做到每個投資都有回報,像《畫皮2》、《泰囧》那樣還有非常大的井噴,那整體效益也相當于一個上市公司了。從目前整體市場情況看,軟、硬件指標都趨好,單片票房紀錄正越漲越高。

  產業鏈中扮演多重角色

  文化財富:國影基金現在的資金背景如何,總規模和總的投資方向還有哪些?

  王國偉:國影基金目前總規模50億元。其中有國家的資金,比如中國電影基金是我們管理公司的股東,還有地方政府的文化產業引導基金,更多資金則來自于私募。這與現行的政策相呼應,目前國家各級政府都在扶持文化產業,也會有引導基金給民間的產業基金做一個配套,目前已有十幾個城市的引導基金給我們這只基金做配套。政府引導基金的目的不是要求利潤回報,更多是穩定私募投資者的信心。

  嚴格地說,國影基金旗下共有7只子基金,在內部我們稱為一期到七期,共投向合拍片、國產片、電視劇、影院及院線、產業園區、3D產業,另外最新的一只是服務于中小影視企業的互助貸款基金。

  文化財富:除了項目投資,還有哪些投資方式?

  王國偉:就投資方式看,我們既投項目,也做股權性投資。比如項目方面,除了合拍片,國產片我們也投。電視劇是先付費市場,產出較穩,算是我們的穩健品種,目前我們通常只投衛視評價和期待較高的項目。

  文化產業園的投資其實也是項目先行,我們打算在影片《藏地密碼》之后,在西藏建立一座投資巨大的主題公園。當然,它的具體運作通過我們股權性投資組成的合資公司來運行。有好多主題公園都不能存活,但這個項目的市場前景我們做過判斷。西藏政府已經給予我們土地。一方面它可以對一些傳說中上千年的古建筑進行復原,如帕帕拉神廟等,做成實景供游客參觀;我們還會建一座4D影院,讓游客體驗攀登南加巴瓦峰、深入雅魯藏布江的感覺。去西藏旅游的人越來越多,但實際上很多危險地帶人們去不了,人們能到達的西藏地區,連它的百分之一都不到,所以我們可以用直升機拍攝制作4D觀感的風光片來幫助他們體驗。

  我們不同基金的操作方式和方向都不同,比如院線基金就是并購型基金,不直接興建,直接買現成的影院。針對3D產業如未來的裸眼3D手機等,我們也成立了專項的新基金。

  文化財富:你們的互助貸款基金類似于一個服務者的角色,我們比較感興趣。

  王國偉:這是我們針對新成立的中小影視公司貸款準備的,全名叫中小影視企業互助貸款基金,基金規模2.5億元,這是我們聯合了銀行等金融體,對中小型企業或項目進行的一種金融服務。

  對于新成立的中小電影公司來說,他們很難拿到銀行貸款,沒有抵押物,怎么辦?我們可以給他們提供夾層貸款,比如企業要貸款3000萬元,我們先給其貸款500萬元,如果前景不佳,企業必須以債券方式優先回報給我們。如果項目做得好,我們可能會轉變成對企業的一種股權性投資。在操作上,我們肯定投入在先,不然銀行也不會介入,等于用我們的資金做互助擔保。

  另外,我們還給企業提供配套服務,會幫助他們銷售,尋找獲利的可能。

  影視產業未來的助推劑

  文化財富:在你們基金“多種金融工具綜合應用”的策略中,提到使電影很好地與各種金融工具相結合。其中的發行權預售、完成保險、夾層貸款、版權抵押貸款等各種金融杠桿工具,是否是你們的項目廣泛采用的?

  王國偉:對,以我們的項目投資來說,除了貸款,還有信托、擔保等各種介入的方式。目前我們的投資全面引入好萊塢的金融手法,首先都會去好萊塢保險公司購買完片保險。發行權預售可能更集中在中小影片的發行上,采取賣斷或保底分賬,這種方式也是好萊塢B級片經常采取的。大片的地區發行權仍是我們追求最大利潤的重要手段。

  文化財富:作為一只影視專項基金,你對產業長期價值判斷如何?

  王國偉:我們要做到專業里的專業。對我們來說,影視產業每個環節都有機會,可以說遍地是黃金。甚至后期制作,也可以預測未來3年至5年,中國的后期制作產業肯定會是全球發展勢頭最快的,并且會誕生一批上市公司。

  影視產業是高速發展的產業,但從業者有著極大的盲目性,基金給這產業注入的首先不是資金,而是現代的生產組織方式、科學的規劃和管理方式,以及引領產業的發展方向。中國影視產業,目前還是遵循生產、經營、銷售的簡單環節,發展太慢了,我們等于給影視產業加上一個金融的翅膀。離開金融發展的產業都沒出路,我們相當于產業的助推劑。

  文化財富:你們會給影視產業帶來哪些金融化的經驗?

  王國偉:我們可以跟國外先進的管理接軌,并跟國外的資金對話,好萊塢電影產業已有100年歷史,如果用一句話來概括中外電影產業化的區別,那就是好萊塢已經把電影做成由金融手段控制的金融產品了。舉例來說,他們有一部投資1億美元的影片,在研發階段風險是最大的,但投資時間較短,他們一般采取高息來吸引制片資金的到來,等成片了投資方就可以帶著15%的利息撤退了。接下來是預售,通常能拿到手的預售款并不多,但可以拿著預售合同去銀行貸款。他們的發行是長尾式的,院線、DVD、產業園等都是一個個現金流。

  換言之,中國電影是一次性投資一次性回報,而好萊塢制片是多次投資多次回報的一個現金流企業,把影片完全證券化了,保證每個環節的投資有良好回報,或者在運作不好的時候可以鎖定風險。他們也有多種金融產品適用于影視制作。而中國的金融機構里,還沒有這么多產品,提供金融產品也是基金可發揮的空間。


最新文章
圖片主題
熱門文章
推薦文章
 
排列5走势图